精彩小说

第六卷走马岳阳第2224章一把手的权威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是,如果我们采用了第二种可能性对这次的事件进行定性,可以保下一大批渎职干部,可以不用再去费劲的去查处一批负有领导责任和涉嫌渎职的官员,只是简简单单的杀了两个电焊工就了事了,但是大家不要忘了,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这里是沧澜省省委常委会啊,是沧澜省的最高的决策机构啊,我们的身上,承担着沧澜省几千万老百姓的希望啊!党和国家信任我们,让我们坐在了省委常委这个位置上,我们应该做的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老百姓谋取福利啊,而不是一旦有了责任了,先想办法推老百姓去抵挡责任,那种做法,就是老百姓最为痛恨的官官相护啊!如果在这样重大的事情上我们都要去官官相护,那老百姓的日子还怎么过啊,老百姓的利益谁去维护啊,虽然这次火灾的核心人物是两名电焊工,但是他们也是普通老百姓的一员啊,如果真是他们故意纵火引燃的大火,那么我们必须要严厉追究他们的责任,但是如果他们真的是因为不慎引燃的呢,那么我们凭什么要以故意纵火罪去追究他们的责任,这两者的处理结果相差十万八千里啊!同志们,大家摸摸自己的良心,你们仔细的想一想,你们在表态的时候心里的良心真的能够安心吗?你们在表态的时候,真的就没有一点愧疚感吗?你们身为常委,为了保护一些所谓的下属,保护一些所谓的自己派系的人,就置老百姓的利益于不顾,你们对得起省委常委这个职务吗?你们对得起党和国家对我们的信任吗?”说完,刘飞狠狠的一拍桌子,挺直了身体,犀利的目光一遍一遍的在在座常委的脸上一一扫过,尤其是当刘飞的目光从沈中锋和郑建勇的脸上扫过的时候,刘飞都会故意和对方对视,直到沈中锋和郑建勇全都深深的低下头去不敢和自己对视的时候,这才收回目光。

????会议室内的气氛一下子便沉默了下来,因为刘飞的这番话直接戳穿了众人的心里防线,尤其是郑建勇和沈中锋,两个人非常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去选择第二种方案,因为在他们看来,选择第二种方案可以保护一大批因为这场大火而有可能受到牵连的涉嫌渎职的干部,从而减少领导层的责任,本来,在他们看来,刘飞身为官员,按理说应该也是代表官员利益的,应该想尽一切办法让沧澜省官场的震荡减小到最低,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刘飞竟然直接戳穿了他们的心里想法,直接指出事情的本质。

????“我的意思是,我们宁可暂时对这件事情不予定性,也绝对不能冤枉一个老百姓,我们先让公安部门的人加大排查力度,先把这两名电焊工人找出来,到时候只要他们的人找到了,事情该怎么定性怎么定性,我们绝对不能冤枉任何一个老百姓,我们绝对不能让老百姓为我们一些渎职和不作为的官员来买单,因为我们的老百姓伤不起啊!另外,对于那些涉嫌在这次火灾中折射出来的渎职的官员,纪委部门必须加大检查力度,对他们在火灾前后的行为进行摸底调查,对于那些故意混淆视听,妄图推脱责任的官员该拿下的拿下,该处理的处理,我们必须要净化干部队伍,要确保我们沧澜省的干部们工作起来都必须要敬业,像那些拿着国家的工资却净搞吃拿卡要那一套的干部们,像那些站着茅坑不拉屎的干部们全都给我扫出公务人员队伍,我们沧澜省需要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而不是为自己的利益服务员的公务员。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我们接下来讨论下一个话题。”说道这里,刘飞看向邱家辉说道:“邱家辉同志,请你接着之前所说话题接着说,让各位常委们知道知道,你们调查组这些天都做了那些工作,林海峰,你把邱家辉他们调查小组的调查报告复印件给各位常委们发一发,让大家都好好的看一看。我们沧澜省到底都出了一些什么样的干部!让大家都看一看,到底沧云街的那些违章建筑为什么会存在!”

????刘飞说完,现场又是一片沉默。

????此刻,不管是沈中锋也好,郑建勇也好,包括其他常委,全都保持了沉默,尤其是刚才支持冯双阳意见的那些常委们,现在全都没有人说话,刚才刘飞的那番话,让他们脸上全都露出了尴尬和愧疚之色,再加上刘飞直接使用了省委书记一把手的权威直接拍板敲定这件事情了,众人也就不再说话了。而这个时候,真正有些不安的是冯双阳,他不停的向沈中锋使眼色希望沈中锋能够出面挽回一下局面,但是沈中锋却直接视而不见了。这个时候,沈中锋不想玷污了自己省委常委的这个职务,有些事情,如果大家都有默契的话,那做了也就做了,但是如果在刘飞已经指明大家意思的前提下,还是要和刘飞唱反调,那要是传扬出去,谁也没法抬起头来的。毕竟,沈中锋自己也清楚,自己是省长,他必须要从大局出发。

????冯双阳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种情况。所以,沉思了一会,冯双阳还是再次跳了出来,虽然他无法阻止刘飞使用书记的权威去拍板敲打此事需要继续进行调查,但是他还是想要对调查小组的一些做法提出强烈反对意见,所以他看向邱家辉冷冷的说道:“邱家辉同志,我听说昨天晚上你们纪委的人把严少峰同志和黄强同志给请去谈话了,我想请问你一句,你凭什么把他们两个人请去谈话,你跟秦坤书记进行过汇报吗?你跟省委请示过吗?这个问题上过常委会讨论吗?你是纪委副书记,希望你不要知法犯法、执法犯法啊!”

????冯双阳一上来就给邱家辉戴了那么一顶帽子,听得邱家辉双眼冷冷的瞪着冯双阳说道:“冯副省长,我并不是三岁小孩,该怎么做我心中非常清楚,相关的流程我心中也明白的狠。”

????“既然你明白流程,为什么在没有上会讨论过的情况下就把黄强和严少峰请去喝茶,这和双规有区别吗?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样做的动机和原因吗?”冯双阳咄咄逼人的说道。

????然而,这个时候,还没有等邱家辉回复冯双阳呢,刘飞却已经冷冷的说道:“冯副省长,既然说道这个问题,那么现在我可以先替邱家辉同志回答你一句,至于为什么黄强和严少峰会被纪委请去喝茶,你没有权利知道,现在,我想,在我们常委会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根据你之前在常委会上提出的避嫌原则,现在请你离开常委会会议室,回去等待最终的会议结果就行了。”

????“什么?要我避嫌?凭什么啊?”冯双阳当时瞪起眼睛,愤怒的看向刘飞。

????此刻,不仅仅是冯双阳,就连沈中锋也皱起眉头,要知道,冯双阳可是常务副省长,省委常委,如果他要是经常因为避嫌原则无法出席常委会的话,不仅自己将会在常委会上缺少一个强有力的帮手,而且沈中锋的威信将会受到极大的打击,尤其是让沈中锋最为担心的是,现在这个时候刘飞再次让冯双阳避嫌,那么就说明,接下来邱家辉要谈的事情会再次涉及到冯双阳,这事情就更加麻烦了,如果冯双阳要是牵扯进去的话,那问题就更加麻烦了。想到这里,沈中锋看向刘飞,脸上露出质疑之色。

????刘飞冷冷的说道:“好,既然冯双阳同志想要知道为什么,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也在这里跟大家透露一个底子,刚才邱家辉同志不是说沧澜房地产有限公司的老板潘无涯失踪了吗?那么我可以告诉大家,潘无涯在发生大火的时候意图逃往外省,已经被公安厅的人员秘密给控制起来了,而且根据潘无涯的交代,沧澜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之一,就包括冯双阳同志的儿子冯贵以及建设厅厅长严少峰的女儿严晓华,而更加详细的信息等一会邱家辉同志会给大家进行详细阐述的,所以,基于这种原因,接下来我们要讨论的事情涉及到了冯双阳同志,所以,根据冯双阳同志之前常委会上所提倡的避嫌原则,冯双阳同志应该避嫌了,冯双阳同志,你说呢?”

????冯双阳听完之后,彻底郁闷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之前不过是运用避险原则黑了刘飞一把,现在倒好,刘飞接连两次使用避嫌原则,直接当面打自己的脸,这让他情何以堪啊,但是规则是自己提出来的,他又没有办法否定刘飞的意思,毕竟,他也是要面子的人,他只能站起身来,冷冷的看了刘飞一眼,转身向外走去,离开的时候,把房门狠狠的带上了。

????看着冯双阳离去的背影,刘飞看着众人脸色严肃的说道:“同志们啊,打铁还得自身硬啊!”

????刘飞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听在沈中锋的耳中,让他感觉到心里有些不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