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907章狠人司马易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2天之后。

????晚上,诸葛丰来到刘飞的宾馆房间内。

????“老大,现在我们已经把沧澜省两家比较大的具有高速公路施工资质的企业老板的情况全都摸清楚了,这两个老板一个叫郑三炮,一个叫王浩然,两个人以前的确都是依靠沈中锋起家的,只不过郑三炮是黑道出身,以前是省会城市沧澜省某个黑道帮派的老大,后来投靠沈中锋之后,渐渐由黑洗白,但是由于他现在实力雄厚,又有沈中锋作为后盾,所以现在在整个沧澜省黑白两道,尤其是省会沧澜市的黑白两道更是说话一言九鼎,很少有人不给他面子。而王浩然则是半路出家的生意人,在投靠沈中锋之前,是沧澜省第一建筑工程公司的技术经理,后来第一建筑工程公司破产,王浩然便通过亲戚朋友借了一大笔钱,又从银行贷了一些款,最终把第一建筑工程公司很多技术骨干和一些可以用的设备全都挖了过去,成立了浩然路桥工程公司,经过数年的发展之后,浩然路桥工程公司已经成为仅次于三炮路桥集团的大型路桥公司,他们全都拥有路桥施工的二级资质,可以承办一般的省内高速公路。”

????刘飞听完之后轻轻的点点头说道:“这两家企业的信誉、工程质量如何?”

????诸葛丰说道:“三炮路桥集团由于有黑道背景,在加上郑三炮此人并不善于经营管理,只是善于跑关系,拉项目,所以三炮路桥集团的工程质量参差不齐,其中不乏一些豆腐渣工程,其中岳山市境内的那段高速公路便是三炮路桥集团所城建的。”

????听到这里,刘飞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因为这次去岳山市的过程中,岳山市境内的那段高速公路可以说质量非常差,恐怕连好一点的二级公路都不如,一个高速公路竟然修的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修补的痕迹。

????诸葛丰接着说道:“不过浩然路桥工程公司的工程质量和信誉倒是一直不错的,凡是他们所施工的项目,宁可赔钱,也要把项目的质量做好,所以,他们公司所承建的项目几乎没有出过什么问题。我分析这可能和王浩然技术经理出身有关,他非常清楚一个工程企业的工程质量才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

????刘飞听完诸葛丰的话之后便笑了:“看来诸葛丰你已经挑选出我们潜在的合作伙伴就是王浩然的公司了。”

????诸葛丰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王浩然,虽然他和郑三炮一样都是靠着沈中锋起家的,但是根据我们对调查资料的详细分析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王浩然的公司这些年来项目做得比郑三炮的公司多不少,但是综合实力却比郑三炮的公司差不少,其关键因素除了王浩然对质量的严格把关之外,还跟沈家旗下的一些公司过度压榨有关,老大,你可能不会想到,在沧澜省,道路施工方面很多的材料、大型设备出租全都是由沈家的家族企业在经营的,而沈家的家族企业在供给各种材料以及出租设备的时候,不仅价格比市场上高出50%,质量却比市场上差了不少,而且两家公司好像都和沈家家族企业达成了默契,至少60%的材料要从沈家家族企业进货,为了材料质量的问题,王浩然没少跟沈中锋抱怨,但是最终依然没有解决。所以,沈中锋和王浩然之间的关系并不如沈中锋和郑三炮之间关系那么密切。而这,便是我们的机会。”

????刘飞点点头:“哦,这样啊,那好,那我就等着他找上门来吧。”

????诸葛丰笑了笑说道:“老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恐怕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要来见你了。”

????诸葛丰话音刚落,林海峰便敲门走了进来:“老板,有一个自称是浩然路桥工程公司的企业老板王浩然要见你。”

????刘飞淡淡一笑:“嗯,你告诉他,我现在很忙,没有时间见他。让他明天晚上再来吧。”

????林海峰立刻点头走了出去,现在他也逐渐养成了听音的本事,从刘飞的这番话中,林海峰敏感的把握到一个信息,那就是刘飞并不是不想见王浩然,而是不想在今天见他,很显然,刘飞作为省委书记,是需要摆摆架子的,毕竟,如果省委书记如果说见就见,那也太掉价了。

????而诸葛丰却满脸佩服的看着刘飞说道:“老大,您该不会想让王浩然三顾茅庐吧?”

????刘飞嘿嘿一笑:“那是必须的,省委书记岂是那么容易见的,如果我轻易的见他,并且跟他提出合作的要求,恐怕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一棵葱了呢,有些时候,官员在和商人交往合作的时候,往往不如商人善于讨价还价,商人总是希望用一分的投入,换来十分的回报,所以虽然我们现在需要和他合作扩展人脉,但是必须要谨慎,绝对不能成为这些商人达到其利益的垫脚石,有些时候,越是不容易得到的东西,人们才会越珍惜。”

????此时此刻,在沈中锋的二号别墅内,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面色白净、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就坐在沈中锋对面的沙发上,此刻的他并没有像很多官员在沈中锋面前那样毕恭毕敬的,而是翘着二郎腿,喝着茶水,显得十分放松,而对于对方的这种看似不恭的行为,沈中锋并没有在意。

????他甚至还主动帮助这个男人倒了一杯茶,然后自己也端起茶水来品了一口笑着说道:“司马易,你看最近这几天刘飞突然在推动省委那边的高速公路方案上放慢了脚步,甚至可以说是一点动作都没有,你说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司马易嘴角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向上微微推了推眼镜,淡淡的说道:“沈省长,说实在的,我也猜不透刘飞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我可以推断一下。为了推断刘飞到底想要做什么,我们可以先分析一下刘飞现阶段的主要任务是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刘飞现阶段的主要任务并不是您想象的那样,要对付您在下面那些地市的盟友们,而恰恰相反,刘飞当前要对付的目标是那些厅局级机关单位的那些人。”

????沈中锋听完之后就是一愣,问道:“不会吧?岳山市市委书记赵威已经被刘飞当着全省信访系统的面狠狠的批评了一番了,他的目标不是很明显了吗?”

????司马易笑着说道:“沈省长,如果您真的这样想的话,这说明您对刘飞的研究还不够深入,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深入的研究刘飞在各种场合各种级别时期和政治对手斗争的各种经典案例,我发现刘飞这个人最善于的便是声东击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这一套把戏,明明刘飞要想进攻你的东边,他偏偏会虚张声势要进攻你的西边,等你把注意力集中到西边的时候,他一边继续对你进行迷惑,一边暗暗的调集力量进攻你的东边,最终一击毙命。所以,您千万不要被刘飞表面上的动作所迷惑,我对刘飞到沧澜省的一系列动作进行分析之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如果我是刘飞,我绝对不会首先对您在各个地市的盟友发起进攻,毕竟,刘飞进攻他们的主要手段是通过他省委书记这个职务所赋予的权利进行人事调整,但是您不要忘了,就算刘飞是省委书记,他如果想要全面调整全省各地市的市委书记、市长,没有两三年的时间积累他是不敢去做的,因为地市级一二把手的人选非常重要,就算刘飞在大胆也不敢轻易调整,否则一旦局势发生动荡,那他的责任就大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刘飞想要单独调整某一个地市级一二把手倒是可能的,但是现在的问题却是,如果他想要单独调整,以他现在在省委常委会中的分量,如果不动用一把手权威的话,他几乎是很难达到目的的,但是刘飞却又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他是绝对不会轻易的动用一把手权威的,因为他清楚,这一把手权威是一把双刃剑,用不好是有伤他省委书记威严的。所以,这种情况之下,他不会轻易对地市一二把手动手。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省委省政府这些厅局级机关单位的一二把手要动就容易多了,因为第一,他们就在省会之中,距离刘飞比较近,容易调查和了解;第二,他们和刘飞之间接触的机会比较多,刘飞直接前去视察和指导工作的机会也比较多,只要刘飞能够找到他们的把柄,在常委会上一提出来要换人,就算是您在常委会中占据优势,也很难提出特别明显的反对意见的。”

????沈中锋听完之后,立刻陷入了沉思之后,良久之后,他抬起头来使劲的点点头所说的:“嗯,司马易,看来我把你要过来还真是一步好棋啊,你说得没错,我差点错估了刘飞下一步的动向,那你说说,刘飞下一步要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