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421章曲径通幽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威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位稳如泰山一般的省委书记,看着这位一省大佬那阴沉似水的表情,又看看旁边的刘飞,看看曹金阳,虽然现在刚刚进入深秋,但是他却感觉到一股股凉飕飕的冷风吹在后背之上,额头上虽然大汗淋漓,但是后背上、心底深处,却寒冷的可怕!

????没错!非常可怕。

????虽然他没有亲身经历过现场发生的一切,虽然他刚刚到达现场,但是看到现场那一个个呆若木鸡的警察们,看到现场的曹金阳,看到现场的那些***份子们,刘威几乎在顷刻之间就有一种预感,鲁东省的天,恐怕要变了!因为不管怎么样,即使夏明哲是一省的老大,对曹少辉这位堂堂的省长也不能太过分,而现在已经下班了,但是夏书记却让自己喊曹少辉过来,这说明夏书记认为他这样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这样的行动又与夏书记一向一来的低调行为截然相反,难道夏书记认为他现在有能力吃住曹少辉了?那么靠什么吃住曹少辉呢?恐怕和现场的曹金阳有关,很显然,破绽肯定出在曹金阳身上。想到这里,刘威当场拿出手机,拨通了鲁东省省委副书记省长曹少辉的电话:“曹省长,请您来时光街大排档一趟!夏书记在这里等您呢。”

????此刻,曹少辉已经坐在家中,一边喝茶一边看文件呢。虽然曹少辉飞扬跋扈,但是曹省长却是一个非常勤勉认真负责的领导,工作能力也是超强的,否则他也不可能在本地派坐大的鲁东省内异军突起,逐渐发展成为鲁东省第二大势力。只是他对手下的管教上,有所欠缺。突然阶段政法委书记刘威的电话,曹少辉十分纳闷,心说夏明哲是抽什么风呢,平时他一向都是非常低调的,即使是和自己沟通,打电话也应该由他亲自打给自己才对,怎么他让刘威来打这个电话呢?难道他想跟自己摆谱不成吗?

????官场之上,尤其是高层领导之间,不管是说话办事都是非常讲究的,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但是彼此之间对面子也更加看重,很显然,现在曹少辉认为夏明哲现在是有点不给自己面子,便带着一丝不满的说道:“哦,刘书记啊,我现在正忙着呢,没时间过去吃饭。你让夏书记别等我了。”

????曹少辉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强势的省长,如今见夏明哲不给自己面子,他也干脆不给夏明哲面子,心说哥们不去参加你的饭局,你能拿我怎么样?居然在大排档请我吃饭,你当我是谁啊?副科长吗?刘威可以去,但是我绝对不能去。

????但是等他说完之后,刘威却苦笑着说道:“曹省长,我知道您是很忙啊,但是我感觉您还是来一趟的好啊,曹金阳也在现场呢,还有警察局的同志们,还有一些***份子。”说道这里,刘威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了,因为他这话甚至有点威胁曹省长的意思了,但是他必须这样说,因为这是现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曹少辉听完刘威的话,心理咯噔一下子,自己的儿子交游比较广泛他是知道的,三教九流的人物儿子都能相处的十分不错,对于儿子曹金阳的能力他也是认可的,至于说儿子认识警察他认为这是正常的,认识***也没有什么,但关键的问题是现在儿子、警察、***还有省委书记同时处于一个大排档内,这事情可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以曹省长的睿智很快就敏感的发现,恐怕夏明哲对自己态度的转变肯定和***有关,想到这里,曹少辉脑门也冒汗了,便小心翼翼的说道:“那好吧,等我把手头的工作安排一下,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之后,曹少辉直接就喊来司机下楼直奔时光街大排档。

????等他到了时光街大排档外面的时候,眉头一下子就皱紧了,因为大排档外面,满地血淋淋的,弯曲的铁棍、破碎的板砖、半截的木棍等东西到处散落着,旁边的一辆开着门的中巴车内装着不少戴着手铐的痞子们,而在街道上也站着不少各色服装的痞子们,他们都没有走,很多人脸上、身上都带着血迹,有的身上的伤口处还流着鲜血。看到这里,曹少辉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他知道,现场恐怕是发生了***火拼,但是他不知道,这场***火拼就是因为他的儿子才发生的。

????迈步走进大排档的大厅里,很多认识他的警察们纷纷跟他打招呼:“曹省长您好。”与此同时,众人也让出一条道路,曹少辉顺着人们留出的道路,往里面走了几步,便看到沉着脸端坐在桌边的夏明哲。

????几乎就在曹少辉走进来的同时,一直在四处张望的黑子抬头突然看到了房顶之上的监控摄像机,顿时眼珠转了转,凑在刘飞耳边说了几句话,刘飞点点头之后,黑子便起身离开了。

????这个时候,曹少辉也已经走到夏明哲的面前,笑着伸出手来说道:“夏书记,您找我!”

????夏明哲看到曹少辉来了,这次他没有托大,也站起身来,和曹少辉握了握手说道:“曹省长,你来的正好,今天喊你来是有点事情和你说说!这样吧,你让去一旁让曹金阳把事情的经过跟你说说,了解一下实际情况之后在过来,咱们再谈。”

????曹少辉点点头,拉过曹金阳走到一边,问道:“金阳,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把我给牵扯出来了?我不是告诉你最近一段时间做事要小心一点吧,现在是关键时期,夏明哲现在想要崛起成为第三股势力,而中央里面也有人想动咱们曹系,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金阳此刻看到老爹来了之后,脸色更苍白了,他似乎已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连忙把事情的经过和曹少辉说了一遍,曹少辉是越往后听越是心惊,等他听到儿子居然喊来桥西帮的***份子让他们与桥东帮进行火拼的时候,曹少辉的浑身已经湿透了!尤其是当儿子说自始至终夏明哲夏书记一直都坐在那里安静的吃饭的时候,曹少辉的脸色已经变成了死灰色,然而,曹金阳还没有说完,等到曹金阳说道他居然指使韩非和警察对付夏明哲的时候,曹少辉身体一软,普通一声跌坐在地上,他终于明白,夏明哲喊他来的时候对自己那样高调的原因了。

????曹金阳连忙把老爹扶了起来,十分委屈的说道:“爸,我真的没想到夏书记会在现场,谁会想到他一个堂堂的省委书记会来大排档吃饭呢!还有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年轻人,简直嚣张的不像样子!”

????“嚣张?还有比你更嚣张的人吗!”曹少辉起来之后,还没等曹金阳说完呢,啪啪啪啪就抽了曹金阳七八个大嘴巴,直打得曹金阳鼻子、嘴角鲜血直冒,普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才算是罢手!曹金阳知道,自己今天的祸闯大了,简直都已经闯到天上去了。

????曹少辉看着跪倒在地上血流满面的儿子,眼中流露出一丝悲哀之色,自己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工作了好几年,曹系辛辛苦苦在鲁东省经营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才在鲁东省形成今天与本地派平分天下的局面,虽然夏明哲现在已经有了一点势力,但是以前他的工作依然处处住在自己和本地派系的掣肘之中,想要做点什么事情,没有自己和本地派的点头是很难做成的。但是现在,恐怕那种局面以后很难出现了!这根本就不用什么预感了,因为他相信,如果此刻把自己换成是夏明哲那个位置,这次这么好的机会如果不利用的话,那就不配做官场之中的人了。

????当曹少辉一脚踹倒曹金阳,走向夏明哲的时候,他整个人的气质从刚开始走进来之时的高傲、矜持,一下子变成了极度的沮丧、失落,就连他额头上的白发似乎在转瞬之间都多了不少,而他的面容,似乎在这一刻也似乎苍老了许多,他那原本挺拔的腰现在也变得有些驼背了,他步履有些蹒跚的走向夏明哲,腰也有些弯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黑子悄悄的溜到刘飞的身边,把手中拿着的一只小巧玲珑的U盘递给刘飞说道:“刘市长,这是今天这个酒店内还有酒店门口外面发生所有事情的视频录像,高清的,画面质量特别好!”

????刘飞笑着点点头,接过U盘,当着众人的面揣进了怀中。

????而夏明哲在这个时候,也抬起头来,脸上依然是那样的平静,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他看向黑子的和刘飞时候,眼底伸出却流露出一丝欣赏之色,黑子和刘飞今天这个举动不管时机、火候、分寸都拿捏的想当到位。如果说之前所有行为是画龙的话,那么黑子和刘飞这最后的表演就是画龙点睛之笔,简直是妙到豪巅!

????夏明哲的分析没错!

????本来夏明哲走过来的时候,虽然已经有了向夏明哲低头的想法,但是他心中还有一丝侥幸心理,因为今天的事情虽然有很多人都看到了,但是没有太多的铁证,到时候只要自己稍微运作一下,还是能够扳回一成的,就算是省委书记看到了又怎么样,只要自己把所有人都买通了,黑的照样给说成白的,因为现在整个鲁东省曹系的势力依然远远强于夏明哲。这就是曹少辉的强势!如果换成一般人,还真不敢这样去想!

????但是,当曹少辉刚刚走到夏明哲近前,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眼前黑子和刘飞表演的这场戏的时候,曹少辉的心彻底沉没到了谷底,他没有想到,这个大排档内外竟然还装有高清监控摄像机,那么自己儿子所做的一切全都被清晰的记录了下来,可谓是铁证如山,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了!

????曹少辉省长的腰显得更弯了,苦笑着说道:“夏书记,事情的经过我都了解的差不多了,是我管教无方,您看这里环境太闹了,咱们找个地方说说?”

????夏明哲坐在椅子上,看到在自己面前一向高调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中的曹少辉今天居然向自己弯下了他那高傲的头颅,弯下他那挺拔的腰板,夏明哲心中笑了:曹少辉啊曹少辉,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你这次可以说是败得一败涂地啊!本来我还想等着借刘氏家族对你们鲁东省曹系势力进行调整的的时候的那个势在向你发动进攻呢,没有想到现在根本就不需要借势了,真是有种做梦的感觉!”想到这里,夏明哲的目光从刘飞的身上一扫而过,发现刘飞也学着自己的样子,稳稳的坐在那里,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在这位省长面前居然还敢那样大马金刀的坐着,夏明哲心中暗暗赞叹道:“好一个刘飞啊,胆子够大,运道够深!早就听说李开复说刘飞似乎有旺领导的运道,自己以前还一直不太相信这个说法,因为他是一个非常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从来不信那些运气啊、运道啊之类的东西,就算是前段时间刘飞在岳阳市发威让自己稀里糊涂的找到机会,顺利收服了一些省里的高层大员,夏明哲还是没有完全相信李开复的运道说法,但是今天,他突然感觉李开复说刘飞有旺领导这个运道的说法好像是挺准确的!自己不过是放下了身段陪着刘飞吃了一顿大排档而已,却在这里,看到了之前发生的那一系列事件,并且给了自己非常有利的时机,让自己可以通过这个机会,彻底打败曹系,成为鲁东省真正的NO1!

????夏明哲相信,恐怕整个鲁东省乃至中央都不会想到,自己会在曹系势力和本地势力异常强大的鲁东省仅仅用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挫败曹系,成为鲁东省政坛的新生势力,虽然这股势力现在还不够强大,根基也不稳,但是毕竟,今天以后,曹系势力在自己面前肯定得规矩一点了,因为有了刘飞手中的那个U盘,只要自己愿意,曹金阳的牢狱之灾是避免不了的了,甚至曹少辉都得受到牵连。当然,夏明哲从顾全大局的角度是不会那样去做的,但是曹系将会向自己低头那是不争的事实了。

????夏明哲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旁边微微弯着腰低头头的曹少辉,他笑着站起身来拍拍曹少辉的肩膀说道:“曹省长,你还是非常勤勉认真的,小孩子不懂事以后多教育教育就好了,走吧,咱们找个宾馆,好好的把今天的事情说说,在商量一下下一步的工作!刘飞,走吧,你也跟着一起来!”

????刘飞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此刻,他也不敢在那里在装模作样的坐着了,连忙站起身来向曹少辉伸出手来说道:“哎呀,曹省长您好您好,以前没有机会认识您,请您别见怪!”

????曹少辉明明知道刘飞是装的,但是他却不能冲刘飞发火,因为毕竟刚才刘飞一直是和夏明哲对面坐着的,而且他也知道,刘飞是夏明哲绝对的铁杆嫡系,不看僧面看佛面,今天刘飞的失礼之处也不能跟他计较了,于是便轻笑道:“呵呵,没事没事,以后就认识了吧!”只是他的笑实在是太牵强了。

????“这样吧,夏书记、曹省长、刘书记,我住的宾馆就在附近,咱们直接去我住的宾馆那里吧!”

????对于刘飞这个提议,没有人反对,反正在哪里还不都是说事啊!而且所有当事人也全都明白,表面上是说事,事实上,大家不过是找个地方,看看这笔交易应该怎么做而已!

????临走之前,政法委书记对带队的鲁国明和侯永生说道:“你们把所有的人全都押走,包括桥西帮的人,全都押走!”

????此刻,桥西帮的韩非他们彻底傻眼了,本来他还等着曹金阳帮忙好好打击一下桥东帮,同时坐实自己帮他解决危机的功劳呢,却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急转而下,尤其是当他看到那些警察们被黑子众人逼得全都收起手枪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等到他想要带着兄弟们溜走的时候,却发现黑子那阴冷的目光正在狠狠的瞪着他,手中的枪口似乎有飘向他脑门的动作,吓得他再也不敢乱动了。

????所以,等到政法委书记刘威一声令下的时候,整个桥西帮的人在韩非的带领下全都老老实实的被戴上手铐,因为韩非非常清楚,现在省级大佬们都在这里呢,自己要是逃跑的话,恐怕会死的更惨!

????处理完现场的事情,夏明哲、曹少辉、刘威、刘飞、曹金阳几个人一起来到刘飞所住的宾馆,打开房间,众人分别坐在床上、沙发上。

????曹少辉也是一个爽快人,他知道,今天的事情栽了,关键就是看夏书记提出什么样的筹码了。便苦笑着说道:“夏书记,您看今天的事情怎么处理?”

????夏书记听完之后,却并没有直接提出条件,而是看了在屋子里面忙来忙去为众人倒茶的刘飞一眼,然后笑着说道:“刘飞啊,你认为今天的事情应该怎样处理?”

????众人一听夏明哲这样,全都傻眼了。

????刘飞更傻眼了,省委书记居然要我替他提条件,我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