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368章抗洪前线3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此刻,冰冷的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降落在雾气蒙蒙的大清河上,锤打在刘飞的头上、脸上、身上,刘飞手中紧紧的攥着手机,几乎把手机攥碎。他身上那身徐娇娇送给他的阿玛尼西装早已经被雨水淋透了,到处都是泥污,谢雨欣送给他的名贵鳄鱼皮鞋里面不时的有泥浆冒出来,鞋的外面更是泥水横流,鞋底上站满了厚厚一层泥土。

????刘飞就那样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就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个人。

????凄冷的雨水顺着刘飞的发梢滴滴滑落,滑落在刘飞的那满是泥污的脸上,冲出一道道的水路,然后继续往下滑去……

????刘飞的目光落在自己对面那个四十多岁的村民身上,他同样全身充满了泥污,那皱纹堆叠写满沧桑的黑褐色的脸上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充满了激动、充满了希望的看着自己,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他很激动,同时,他也充满了希望,他一定在想,自己这个市长在场一定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吧。刘飞非常清楚,在这些村民眼中,市长是非常强大的,是无所不能的。

????而这个时候,其他的地方,已经抬完麻袋的村民有些焦急的站在堤坝旁边来回巡视着,有些则正在给家里人打电话安排家里人撤离,有的则在呼朋唤友前来堤坝上帮忙,远远望去,在那条通往堤坝的泥泞的小路上,一群一群的村民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工具、麻袋、化肥袋等正在急匆匆的赶过来,堤坝上的村民也越来越多。

????“刘飞,你在听吗?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只要你交出照片,并且保证不拿这东西做文章,我保证前后8000条麻袋快速运抵新乐开发区,否则的话……”说道这里,杨凯发出一阵阵令人发毛的冷笑:“刘市长,你是知道的,现在市区通往新乐开发区的道路非常难走,如果货车半路上在出个什么故障的话,恐怕即使那2000条麻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运到现场啊……”

????刘飞恨不得一口咬死杨凯,咬着牙说道:“杨凯……你……***的无耻!”

????杨凯却哈哈大笑起来:“刘飞,是我无耻还是你太幼稚,太无知,我告诉你刘飞,在岳阳市,在鲁东省,你不过是一个外来户而已,你无源无根,你凭什么和我斗!不是我小瞧你,你还太嫩了,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有些时候,做人不要那么太死板嘛,你说说,你为了一个小服务员得罪我这么一个市委常委,甚至是更大的人物,值得吗?顶多我让我侄子多赔偿那个服务员点钱不就得了吗?这年头谁会跟钱过不去呢!而且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只要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侄子,两年以后我保证你升到我这个位置上,而且我还会在额外给你100万!怎么样,这笔交易你到底是做还是不做?”

????听完杨凯的话,刘飞脑门之上青筋暴起,左手拳头紧紧握紧,骨头关节发出咔吧咔吧的脆响,眼神之中怒火冲天,但是他没有发作,因为他看到堤坝上的人们越来越多,看到大清河的水位还在随着暴雨的降落而不停的上涨着,越来越多的地段都已经开始出现险情。

????“是选择惩治那个杀死人的杨伟,还是选择与杨凯的交易,先拯救大清河的堤坝?”刘飞的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两种念头在刘飞的大脑之中犹如走马灯一般频频闪过。

????艰难的抉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凄风冷雨却不解刘飞的心事,不停的骚扰着刘飞。

????“刘市长,你怎么了?”一直站在刘飞旁边的孔庆东看到刘飞站在那里,拿着手机一直保持着那种姿势已经足足有2分多种了,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用手轻轻的拉了一下刘飞。

????刘飞这才缓过神来,而这个电话里面又传来杨凯那阴冷的声音:“刘飞,你干什么呢?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其实,此时此刻,杨凯的心理也是七上八下的,他今天也是兵行险招,他也是在***,他赌刘飞会顾全大局,赌刘飞是一个好官,赌刘飞为了千千万万百姓的利益,可以暂时放过自己的侄子。他的心也非常纠结,因为杨伟的的确确是他与嫂子的私生子!他绝对不能看着自己的亲儿子被刘飞亲手送进监狱甚至是送进地狱。

????刘飞又何尝不清楚,杨凯的心思,刘飞知道,如果大清河一旦决堤,不仅是自己这个分管新乐开发区的副市长要承担责任,张玉民、杨凯甚至沈宗成也都要承担责任,但是刘飞不敢赌,因为一旦大清河决堤,新乐开发区内十多万老百姓就要流离失所,就要面临滔天的洪水!

????洪水无情人有情!

????刘飞咬咬牙,说道:“好,我同意!但是杨凯,你给我听清楚了,8000条麻袋根本都不够,我要12000条,还有,如果一个半小时内我看不到麻袋运送到大清河新乐段,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好,我绝对相信你刘飞的为人和信誉!我马上让张玉民组织人手在一个半小时内给你送到现场!”电话那头,传来杨凯颇为得意的声音,但是那声音听在刘飞的耳中,就仿佛是喧嚣的噪音,就仿佛噬魂食心的魔障一般,让刘飞感觉到无比的难受,他啪的一下挂断了手机,然后狠狠的将手机给扔了出去,狠狠的摔到地上!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耻辱!一股巨大的耻辱感笼罩在刘飞的心头,他感觉到自己的眼前一片朦胧,除了凄迷冰冷的雨水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事物,只有他的那颗被雨水淋浇的冰冷的心还保持着一丝的温度。

????妥协了!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低头,从来没有向任何势力低头的自己居然第一次向别人妥协了!眼看着一个曾经杀了人的凶手就要因为自己的妥协而得以开脱。

????他似乎已经看到杨伟那充满嚣张的脸上写满了不屑的眼神,那眼神就好像盯着自己看啊,看啊……

????他似乎已经听到了杨伟那极度不堪的侮辱之词:“刘飞,你傻*逼了吧,认输了吧,我说过的,在岳阳市没有人能够动的了我!你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他似乎已经看到那个被杨伟杀死的女孩顶着血淋淋的面孔、凹陷的头颅颤颤巍巍的爬起身来充满凄厉的痛苦的声音呼喊着:“我死的好惨啊……”

????他似乎已经看到那个女服务员的堂妹和现场那一大群观看的老百姓指着自己的脊梁说:“刘飞,你太过份了,你不是答应要把杨伟绳之以法吗?你为什么说道却做不到呢……”

????一瞬间,刘飞心如刀割!

????从小到大,一向流血不流泪的刘飞,此刻泪如雨下,滚烫的热泪混杂着冰冷的雨水顺着刘飞的眼角倾泻而下,刘飞就那样孤零零的站在天地之间,周围到处都是一根根指责自己的手指,他的心中充满了深深的自责,他的手指甲已经深深的扣入手掌的肉中,血流不止他却完全不知,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因为此时此刻,他的心更痛!

????“刘市长,你进车里休息一会吧,外面的雨水太凉了,你也没有穿雨衣,别被雨给淋*病了。”孔庆**然发现刘飞愤怒的把自己的手机给扔了出去,然后又静静的呆呆的站在那里发呆,顿时就感觉到事情好像有些不妙,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他感觉到,此刻的刘飞情绪好像有些不对劲,一般让人去把手机给自己拣回来一边对刘飞说道。

????这时,又有几个村民从远处的堤坝处跑了过来大声的喊道:“孔区长不好了,那边出现险情了,麻袋什么时候到啊!”

????孔庆东也不知道麻袋什么时候到,他只能望着刘飞。

????“险情”两个字,把刘飞从深深的自责中唤醒,他身体一震,然后缓缓的睁开双眼,先使劲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勉强露出一丝笑脸说道:“大家不要着急,麻袋12000条麻袋很快就会从市区运输过来,大家先咬牙坚持一下!走,咱们先去险情现场看一看,孔区长你来指挥,我来带着大家一起干!”一边说着,刘飞一边大声的喊道:“快,在过来一些人跟我去那边,那边出现险情!”说着,他拉了孔庆东一把,带头向前跑去。

????孔庆东一看刘飞在前面跑,他也咬紧牙关向前跑去,他的嗓子早已经喊哑了,但是他还是大声的喊道:“大家留下一部分看守这边的堤坝,其他人跟着刘市长走!”

????很快的,市委常委副市长刘飞亲自加入抗洪抢险队伍的信息便已经在这些村民之中传扬开了,很快的,越来越多的村民自动的聚集在刘飞和孔庆东的身边,快速的来到出事地点。到了这里一看,刘飞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这个地方的堤坝已经被冲开了一个宽达2米多长的口子,汹涌的河水顺着口子向堤坝里面的农田喷涌而去,此时是八月底,农田里***的玉米都已经吐出金黄色的玉米穗,眼看着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收获了,如果洪水一过,恐怕新乐开发区的损失可就大了。为了自己的家,为了自己的庄稼,几十名村民正在奋力的拼搏着,有的往口子处插木桩子,仍装满泥沙的化肥袋、石块,有的则奋力的巩固缺口周围的堤坝,防止缺口扩大。但是河水实在是太过于凶猛了,木头刚刚**进去,便被河水给冲跑了。

????“快,大家说拉手搭人墙,堵住豁口!”孔庆东大声的喊道,就想往下跳。

????刘飞一把推开孔庆东怒声说道:“你是总指挥,不要下来!在上面指挥,大家来,以我为中心,手拉手组***墙,一起走下去!”

????孔庆东只能咬着牙,流着眼泪,看着刘飞带领着由十多名身体强壮的村民组成的人墙走下堤坝,堵在豁口处。

????冰冷的河水从身边流过,只没到众人的胸口处,众人手拉招着手堵在那里,组成了一道人墙!

????有了这道人墙,河水的水流速度终于降低了下来,其他村民立刻趁此机会插下木桩,使劲的往下砸固定住,然后又把各种泥石袋、石块等东西填在两边固定住,经过20多分钟的艰苦奋斗,终于把这个豁口给堵住了!

????而此刻,已经在冰冷的河水之中浸泡了20多分钟的刘飞众人才铁青着脸色手脚并用的爬上堤坝!看到刚刚堵住的豁口,众人全都露出了胜利的微笑!而刘飞往上爬的时候,旁边不时的伸出一双双大手,或拉或推,把他给拉到了堤坝上。这时,又有一个村民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木头墩子放在刘飞的身边热情的说道:“刘市长,您辛苦了,先坐下休息一会吧!”

????刘飞冲他微微笑了笑,便坐了下去!说实话,他此刻真的是累坏了,参加工作以后这么多年了,他还从来没有进行过这么剧烈的运到,尤其是站在河水里面的时候,那冰冷刺骨的河水时刻如同钢针一般刺扎着他的皮肤,不过这还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是那喷涌河水所带来的冲击力是非常强大的,而刘飞又处于整个人墙的中心位置,所受到的冲击力又是最大的,他不得不使出浑身的力气来对抗洪水的冲击。

????“刘市长,您喝口酒暖暖身子吧!”这时,一个满脸皱纹的六十多岁的老人从口袋中摸出一瓶2俩装的二锅头满脸含笑的递给刘飞。

????刘飞笑着摇摇头说道:“老人家,这酒您自己留着吧,这雨大水凉,您比我更需要!”

????老头却固执的摇摇头说道:“刘市长,我从来没有见过您这样的好官,这酒您必须得喝一口,哪怕是喝一口也好!”

????“是啊,刘市长,您就喝一口吧!这是我们赵村长和我们全村人的一片心意!”周围的村民全都满意热切的望着刘飞。

????**不可违!

????刘飞只得充满感激的接过二锅头,打开瓶盖喝了一口,一口酒下肚,顿时感觉浑身暖烘烘的,舒服极了!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不远处又有人喊道:“不好,这里也决口了!”

????刘飞一听,顿时一把把二锅头塞到老头手上,站起身来大声喊道:“快,人墙组人员跟我来!”

????说话之间,刘飞带着众人来到决口处,这个地方的决口足足有3米多宽,水流湍急!刘飞和众人手拉手冲了下去,但是废了半天都没有站稳脚跟,刘飞一看,咬了咬牙,然后狠狠的一跺脚,把脚深深的插入到泥水中,然后一点点的往中间移动!

????突然,刘飞感觉到脚底一阵剧痛,疼的他的脑门上当时就冒了虚汗,他估计脚底下肯定是踩到尖锐的物体了,不过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咬着牙继续往中间走去,足足花了10多分钟,人墙总算是站稳了,村民们赶快行动埋树桩子。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上游的河水突然暴涨,水流速度突然加剧,浪头足足有一两米高,这时,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声:“不好,上游的水库可能放水了,这水流不对劲!”

????紧接着就是一阵咒骂之声。

????就在这个时候,猛的一个滔天的浪头打了过来,人墙顿时被冲散,等到其他人勉强再次站稳的时候,众人突然惊声叫道:“不好,刘市长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