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283谢文东黑子失踪了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接到周文夫的电话以后,刘飞的心瞬间就纠结起来,谢文东居然失踪了,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底是谁干的?为什么连黑子也一起失踪了呢?按理说,以黑子的功夫没有任何能能够轻易对付的了他!就算是他打不过人家,逃跑也绝对是绰绰有余的?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难道黑子是一个隐藏极深的卧底?他拐走了谢文东?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刘飞扼杀在摇篮之中,因为刘飞对黑子的信任,是绝对的!但是这样一来,谢文东和黑子的同时失踪就显得实在有些诡异了。

????挂断周文夫的电话,刘飞先给谢雨欣打了一个电话,因为目前,谢雨欣、李小璐、闷棍王、死胖子等他们都住在别墅内,黑子和谢文东都失踪了,刘飞有些担心他们的安全,然而,等接通电话以后,谢雨欣告诉刘飞,除了谢文东和黑子以外,其他人全都安然无事,甚至是昨天晚上大家睡的都非常香,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但是早晨起来开始,一直到今天晚上,都没有看到两个人的身影!

????这下子,刘飞心中的疑问就更深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为什么黑子和谢文东居然同时失踪了呢?不过既然其他的朋友没有事情,刘飞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挂断了谢雨欣的电话,刘飞一琢磨,谢文东的失踪影响实在是太大了,甚至可以说,谢文东直接关系到整个可燃冰项目的成败,关系到整个国家新能源战略,谢文东可是连省委书记和国家能源局都重点点名要保护好的人物。这么大的事情必须让徐光春知道。

????刘飞先是找了一间空着的房间走进去,把房门关好,然后才拨通了省委书记徐光春的电话:“徐书记,我向您汇报一件重大事情!”

????徐光春此时正在开一个全省经济发展协调会呢,听到刘飞的电话以后,抬头看了一下下面各个厅局及市委的一二把手们,便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刘飞,有什么事情等过一会再说,我正在开会呢。”说着,徐光春就要挂掉电话,因为今天的这个会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是关系到全省经济布局的会议。

????然而,刘飞却坚定的说道:“徐书记,请你听我说完,我向您汇报的这件事情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因为谢文东失踪了!”

????听到刘飞的最后一句话,徐光春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身来,然后想了想,冲着李开复说道:“李省长你也出来一下,侯书记你先主持一下会议!”

????说着,徐光春和李开复这两位河西省的大佬全都站起身来向外走去,徐光春脸上表情异常严峻,等两个人一走,会议室内顿时有些沉闷,众人的目光还停留在两位大佬消失的方向,所有的人全都知道,河西省一定是出大事情了,否则不会让这两位大佬立刻就放弃这么重要的会议。

????徐光春和李开复走进会议室旁边的一个小会议室内,关好房门,徐光春把手机设置成免提状态,然后对刘飞说道:“刘飞,现在李省长也在呢,你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一遍!”

????刘飞仔细在心中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说道:“徐书记,李省长,我也是刚刚接到我们西山县县委周书记打来的电话,可燃冰项目的专家谢文东和我的司机黑子已经失踪有24小时了,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两个人的任何消息,两个人的手机全都处于关机状态!我已经给谢雨欣、李小璐她们打过电话,她们全都安然无恙!但这也正是这件事情的诡异之处,也就是说,谢文东和黑子相当于是凭空人间蒸发了一样!谢雨欣、李小璐她们昨天晚上根本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

????听到李小璐没事,李开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过随即脸色立刻变得凝重了起来,徐光春也是一样,那脸色阴沉的吓人。

????“刘飞,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徐书记,我现在正在往外走,我要连夜赶回西山县去查个清楚!”说道这里,刘飞的声音突然之间变得阴冷无比:“徐书记,这次我想大开杀戒了,不管这件事情涉及到谁,我决不轻饶!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我的朋友!如果他们出了意外,我将会让做出这件事情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徐光春沉默了一会,然后缓声说道:“刘飞,我不管你怎么去做,但是我要求你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先保证你自己的安全,我不想看到娇娇为你而哭泣!”

????刘飞感觉心头暖洋洋的,这时李开复也说道:“刘飞,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知道吗?”

????刘飞哽咽着点点头:“两位领导,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去办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李开复说道:“刘飞,需要我掉国安局协助你吗?”

????刘飞直接就拒绝了:“李省长,如果国安局真的有本事的话,谢文东他们两个就不会失踪了!我还是自己去查吧!”

????徐光春和李开复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点点头,李开复说道:“你去吧,需要什么支援尽管说话,我和徐书记做你坚强的后盾!”

????挂断电话,刘飞先把工作和张群书做了一个交接,目前南平市的所有工作就交由张群书来处理,包括即将与洛克菲勒财团即将签署的20亿的投资建厂协议。而就在刘飞与张群书交接工作的时候,阿拉贡带着戴维斯三人走了过来,满脸诚意的笑着主动伸出手来说道:“刘县长,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

????刘飞连忙与阿拉贡握了握手,然后说道:“很高兴能够和贵财团一起合作,阿拉贡先生您来的正好,现在我把与贵财团合作的事宜全部交给我们西山县的张群书副县长负责,我现在有紧急的事情要马上离开这里!”

????阿拉贡脸上有些不太高兴,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他一个堂堂的董事长亲自出面谈合作的事情,一般别的地方都是由省级领导来出面负责的,而眼前这个小小的西山县县长居然派出手下一个副县长来出面,他感觉这是对自己尊严的一种侮辱,然后很不高兴的说道:“刘县长,你真的要走吗?你就不怕我们之间的合作出现变数吗?”

????这已经是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了,但是刘飞却根本没搭理他这个茬口,而是冷冷的说道:“阿拉贡先生,我首先声明,我现在是遇到了紧急事件,我的朋友生命危在旦夕,如果您非得要我在朋友和与您合作事情上两者选一的话,我选择我的朋友!”说完,刘飞直接转头离开!留下有些**的阿拉贡!不过阿拉贡听到刘飞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似乎有些明白刘飞可能真的遇到麻烦了,而且是他的朋友遇到极为危险的麻烦!这反而让阿拉贡对刘飞有些欣赏了,因为他发现,刘飞并不是那种为了政绩甚至连自己老爸老祖宗都肯出卖的人!

????刘飞自然不会知道阿拉贡怎么想,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心急如焚了!

????出门后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丢给对方厚厚的一叠钱然后急促的说道:“师傅,衡阳市西山县,连夜赶回去!”

????这司机师傅也是一个爽快人,看在手中那厚厚的一叠钞票的面子上,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把钱塞进自己的口袋说道:“没问题!正好我刚刚加满一箱的汽油!现在就走!”

????夜幕中,一辆北京现代出租车犹如一道黑色的幽灵,风驰电掣的驶向衡阳市西山县。

????经过7个多小时的连夜飞驰,在早晨6点多的时候,刘飞双眼血红的出现在西山县的别墅小区内。此时,谢雨欣他们全都已经起来,晨练的晨练,吃饭的吃饭,只是气氛有些压抑!在他们所居住的小区附近,二三十个便衣警察游荡在附近,保卫着这里面的人物。这些人都是刘臃安排的。在得知谢文东他们失踪以后,为了防止刘飞的朋友们再次发生意外事件,西山县公安局的局长刘臃立刻就安排了大量的便衣布置在刘飞他们租住的别墅周围。

????等刘飞走进别墅的时候,谢雨欣立刻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给了刘飞一个温暖的拥抱!

????刘飞却没有时间和她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就上了楼,来到谢文东房间内,仔细的查看了一番。

????谢文东的房间内异常整洁,屋内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就连床上的被子都只是掀开了一角,忽然,刘飞的目光落在衣帽钩上谢文东外衣外套上!谢文东的外衣外套一件都没有穿走。刘飞不由得皱起眉头,心中说道:“这样看来,谢文东走的时候,应该是光着身子走的!那么什么情况下才会让一个人光着身子离开呢!那只有一个可能,是***的!”

????看完谢文东的房间,刘飞又来到黑子的房间,走进房间,刘飞发现黑子的房间比谢文东的房间还要整洁,就连床上的被子都已经叠了起来!而与谢文东房间另外一个不同的地方就是黑子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而谢文东房间的窗户是关着的。

????要知道,现在紧紧是4月份,西山县又是半山区,天气还是很阴冷的,这种天气晚上睡觉的时候,是没有人会开窗户睡觉的。但是黑子房间的窗户却是开着的!

????刘飞的眉头深深的皱起:黑子啊,你和谢文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