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四卷西山县长第147章视察学校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马家亮脸上这次开始有点发白了,不过他还在不停的想着办法:“刘县长,你看现在马上就要中午了,咱们去镇里面找个好点的饭店先去吃饭吧,等回来咱在看如何?要不一会张书记和王镇长知道肯定会责怪我招待不周的.”

????这时,李庆安秘书长也终于发现这个马家亮行为的异常了,冷着脸说道:“马校长,刘县长说让你带着我们去教学楼里面走走,你就带着我们走走,你总是推三阻四的为了什么?难道这教学楼里面还有什么异常不成?”

????马家亮脸色就更加惨白了,他诺诺的说道:“不……不,没什么异常,我这就头去带路。”说话之间,马家亮满头大汗。

????刘飞冷笑不语,跟在马家亮的后面向教学楼走去。

????教学楼是一栋三层的小楼,整个教学楼外面粉刷成红色,从远处看感觉视觉效果非常不凑。随着距离教学楼越来越近,刘飞便听到了从各个教室里面传来的学生们那朗朗的读书声和教师抑扬顿挫的讲课声。刘飞也笑了,这让他想起自己上小学时候的情形。想到这里,他心中说道:“希望工程,真是一个利国利民的壮举啊,为祖国多培育了多少人才啊!”不过随即他的心中就是一暗,他又想起在前两天赴任路上遇到的那个小羊倌于小宝,看来希望工程虽然很好,但是普及面还是受到限制的,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贫困地区孩子上学难的问题,必须从根本进行治理,要尽快使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起来,这样才能让更多的失学儿童上学。想到这里,刘飞感觉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

????这种感觉在他做省长秘书的时候,是从来没有过的,那是一种深沉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距离教学楼越来越近了,刘飞已经可以看到那玻璃窗里面那些学生们捧书苦读的情形,他笑了,然而,下一刻,他的目光突然落在玻璃窗旁边的墙壁上,只见原本远观效果十分不错的红墙,在近看的时候,很多地方竟然已经开始爆皮了,红色的漆片有许多地方都已经翘了起来,在有些调皮学生的鼓捣下,很多地方竟然露出**裸的墙体!而真正让刘飞愤怒的就是裸露在外面的那些**裸的墙体!因为这墙体并不是砖墙,而是彩钢板!刘飞走进墙体,曲起食指和中指当当当的敲了几下,便听到传来一阵咚咚咚的声音,这时,里面正在读书的一个小学生似乎听到了敲墙的声音,好奇的向往望去,待见到校长正在外面的时候,顿时吓了一跳,立刻低下头去,继续读书。他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原本在他们面前一向威风凛凛,耀武扬威的马家亮校长此时此刻已经嘴唇发青,面如土灰,满头大汗,双腿在瑟瑟发抖,嘴里不断的叨念着:完了,完了……

????刘飞那犀利的目光冷森森的落在马家亮的脸上,淡淡的说道:“马校长,难道这就是花了300万希望工程款建筑起来的希望小学吗?”

????马家亮感觉到刘飞那阴冷的目光中包含的愤怒,那种怒火让他感觉到一阵心悸,那是一种多么强烈的怒火啊,好像瞬间就能够将自己燃烧起来一般,马家亮天生胆小,此刻被刘飞那冷森森的目光一看,竟然吓得尿了裤子,一阵阵骚味从他的下身传了出来,刘飞和李庆安同时皱起眉头。

????马家亮哆哆嗦嗦的颤声说道:“刘……刘县长,这个就是希望小学。”

????刘飞冷冷的问道:“是谁负责建设这所希望小学的?”

????马家亮声音依然是那样颤抖:“刘……刘县长,是城……城建局杨局长和镇里共同负责的……刘县长,我可没有参与这件事啊?”

????刘飞和李庆安相对一眼,都从中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份震惊。李庆安虽然是县政府秘书长,但是因为他是前任县长程爱国的人,所以很多事情他都不了解和没有参与,就像全西山县6所希望小学的建设,李庆安根本都没有机会参与。

????此时此刻,李庆安心中情绪十分复杂,有庆幸、有愤怒、有震惊。

????刘飞以前倒也从网上和报纸上看到一些希望工程建筑质量堪忧的报道,只是他没有想到,真实的案例就发生在自己眼前,就发生在自己的县里面。此时此刻,他一直隐忍的怒火终于被彻底点燃了,对身边的李庆安吼道:“李秘书长,现在立刻召集负责城建的副县长、城建局局长、虹桥镇党委书记、镇长,我要召开现场办公会议,让他们立刻、马上赶到现场,我只给他们2个小时,告诉他们,迟到者后果自负。”

????说完,刘飞冷冷的扫了扶着墙在那里颤抖着哆嗦的马家亮一眼,径直自己往教学楼里面走去,一路之上,不停的检查着整个教学楼的结构和建筑。这一检查,几乎把刘飞惊出一头冷汗。

????整座教学楼全都是用彩钢板搭建起来的,楼梯是用焊接的钢板拼凑起来的,他走在二楼之上,便感觉整个楼板颤颤悠悠的,颤的他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他不由得冲着身后哆哆嗦嗦一路跟随着的马家亮怒吼道:“马校长,难道平时老师和学生们就是在这种楼上教学的吗?”

????马家亮低声说道:“是。”

????“混蛋!一群混蛋!难道你们就从来没有考虑过学生们的安全吗?没有考虑过老师的安全吗?一群蛀虫!严办,一定要严办!不管是谁,此事要一查到底!”刘飞怒吼声伴随着下课铃声一起响了起来。

????各个教室的门哗啦啦打开了。

????不过一哄而散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各个班级的学生在老师的指挥下,分班级、按顺序慢慢的走下楼梯,消失了。

????伸手扶着刷着红油漆的铁栏杆,望着冲出教学楼的那些学生们撒欢似地的大声呼喊着离开,刘飞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用针狠狠的刺痛了。

????眼泪悄然滑落。

????我不懂得做官,但是我懂得如何做人,我不想靠一己之力拯救苍生,但是我只想尽我所能让我治下的百姓过得更舒服一些。我不是什么清官,但是我做官凭的是良心。刘飞嘴中轻轻的说着这几句话。

????教学楼前,秘书长李庆安满头大汗,手中的电话就一直没有断过,先联系上主管城建的副县长赵海军,然后是城建局局长杨学成、他又自作主张联系了教育局局长方中天,然后是虹桥镇党委书记张建新、镇长王胜。一通电话打完,李庆安浑身都湿透了。

????此时此刻,正直日上三竿,他和刘飞又都没有吃饭,天气今天也有些闷热,因此他的心情也十分烦躁。李庆安的目光落在凭栏而立的刘飞身上,此刻的刘飞就那样站立在那里,犹如一杆标枪一般笔直,但是李庆安却能够感受到从刘飞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浩然正气,这是一种感觉,这种正气他也曾在前任县长程爱国身上见到过,只是程爱国最终黯然退出西山县这个舞台,“刘县长,你能够挺得过去吗?西山县可不比别的县,这里的情况非常复杂,关系盘根错节,虽然是贫困县,但是利益关系却非常突出,你那么年轻,能够驾驭得了如此复杂的局面吗?”

????刘飞就站在那里,他的脸上充满了坚毅之色。虽然才来了紧紧2天的时间,但即使就是在这短短的两天时间内,他却清晰的感受到了西山县那复杂的形式,傲慢自大的常务副县长宫春山,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老狐狸一般的县委书记周文夫,还有下面各怀心里的副县长、各个局的一把手。刘飞初来乍到,根本不知道这些人到底谁是谁的人,所以,他感觉到自己现在面临的困境十分艰难。不过刘飞从来不缺乏的就是自信,就像当初他提出【阿福影影文方程式】那道世界级的数学难题之时,在漫漫的两个多月的时间内,他自己把自己给难住了。那两个月,刘飞废寝忘食,最终解开了那道难题。所以,目前的形式虽然复杂,但是刘飞并不担心,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缺乏智慧,缺乏的是经验和勇气。

????来吧,就让困难来的更猛烈一些吧,我刘飞都接着就是了。

????蹬蹬蹬的脚步声响起,秘书长李庆安走到刘飞的身边,轻声说道:“刘县长,我都已经联系好了,他们很快就会赶过来的,咱们先去吃点饭吧。”

????刘飞轻轻摇摇头:“不,今天咱们都别吃饭了,先把这件事情解决再说。否则我的心里不安,你看看,全校几百名师生,就天天走在这种教学楼里面,万一发生安全事故怎么办?”说道这里,刘飞皱着眉头对旁边的马家亮说道:“马校长,你立刻通知老师和学生,学校暂时先放假,这所教学楼不能再用了,这简直是在拿几百人的性命开玩笑。”